全本小说网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755章 我老师就是传说中的大唐第一恶霸

第2755章 我老师就是传说中的大唐第一恶霸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最快更新大唐第一世家 !

    “臣恭送殿下……”

    于志宁与张玄素只能无可奈何地朝着李承乾的背影恭敬地施礼。

    张玄素忍不住顿足叹道。

    “于詹事,太子殿下因为那长孙无忌之事,如此敷衍我等臣工,这简直就是……”

    看着这位,于志宁却明显是另外一种态度。

    “张少詹事,如今东宫无事,你为何非生事端?”

    “太子已经三番五次的一再表示不表态,可是你们总非要逼迫太子。”

    张玄素不乐意地梗起了脖子,抬手指向了殿门外。

    “于詹事,你莫要忘记了,你我皆为东宫属臣,太子的臣子。

    那长孙无忌三番五次挑衅太子,各种阴私手段用尽。”

    “而今洛阳之变,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今大唐江山社稷险险颠覆。”

    “自然要严惩,以彰法纪,令天下皆明皇嗣之威,便是赫赫功臣,亦不可辱,辱必受报……”

    看着振振有词的张玄素,于志宁甚是蛋疼地摇了摇头。

    “少詹事,东宫诸官之中,私心重者多矣,而今他们与少詹事同气联枝,力求东宫表态,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犯上之举?”

    “于詹事你什么意思?”暴脾气的张玄素鼓起了眼珠子,直接就毛了。

    “哼,本官不想与你起口舌之争,告辞。”于志宁大袖一拂,径直快步而去。

    张玄素伸手,却没能逮着于志宁的衣袖,待他撵出去的时候,身手敏捷的于志宁早跑远了。

    “于詹事,你简直岂有此事!”张玄素气喘吁吁,大声咆哮道。

    可惜对方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径直头也不回的疾步而行。

    #####

    “老师,小姐姐什么时候才回洛阳啊?”李象此刻蹲在程三郎的身边扮乖巧。

    程处弼呷了一口茶,看向这位皇太孙乐道。

    “着什么急,还得有些日子才能回来,怎么,你小姐姐师傅教你的那几招,都学会了?”

    李象脖子一昂,很吊的吸了吸鼻子,洋洋得意地道。

    “那是自然,弟子我可是勤学苦练,日夜不敢懈怠,就是想到时候,让小姐姐看看弟子的本事。”

    程处弼欣慰地看着李象这副模样,不禁老怀大慰,放声大笑。

    “好好好,这样有信心,不愧是老夫的爱徒,哈哈哈……”

    一旁的李恪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熊孩子笑得份外地嚣张跋扈。

    总觉得李象这位皇太孙的性子,像处弼兄多过像大哥李承乾。

    真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处弼兄注意下形象好不好,我大哥过来了。”

    随着李恪的提醒,程处弼收声朝着远处望去,就看到了那李承乾正跟那于志宁一边低声交流一边朝着这边行来。

    “处弼兄,三弟,你们来得正好,走走走,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保证你们会大吃一惊。”

    李承乾上前寒暄了两句之后,就迫不及待地主动承担起了引路的责任。

    “大吃一惊?那臣倒真要去看看。”

    看到太子殿下如此兴奋,程处弼自然不会扫了这位太子爷的兴致,哈哈一乐大步前行。

    至于那李象,则老老实实地跟在左右,毕竟他还有好多事情要跟自家老师打听,方才听老师讲了炸方丘和圆丘。

    可是之后的炸城门,炸宫门还有炸天津桥的惊险刺激场面都还没说呢。

    一想到方才老师说的那种硝化炸药的威力近乎天崩地裂的架势,李象就恨不得寻个机会窜出宫去好好欣赏欣赏。

    甚至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我老师就是传说中的,一人毁一城的大唐第一恶霸程三郎。啧,怎么都感觉倍有面子。

    程处弼浑然没有注意到,皇太孙李象那对自己崇拜得都恨不得抄起三柱香把自己拱在神龛上的那种表情和目光。

    此刻正在跟李承乾愉快地谈笑,至于于志宁这位追上来的太子詹事,则只能跟吴王李恪尾行于后方,毕竟这条青石小径并不宽阔。

    穿廊过院,行了许久之后,李承乾来到了一处紧闭的院门跟前,回头朝着程三郎嘿嘿一乐。

    那副洋洋得意的嘴脸,看得程三郎与吴王李恪有点懵逼。

    “这是小弟命他们营造的宜春宫,总算是弄出来了,处弼兄,三弟请吧……”

    随着李承乾这话,程处弼迈开了步子,步入了宜春宫之后,下意识地左右张望起来……

    “我的乖乖,殿下,你不会是把那长安的宜春宫给搬过来了吧?”

    程处弼忍不住夸张地惊呼出声来,这里边的布局,甚至是假山、小花园,就连里边的树木,仿佛都与那长安东宫的宜春宫般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分别。

    看到了处弼兄与李恪那夸张的表情,李承乾不禁得意地笑出了声来,大手在这宜春宫内划了个圈道。

    “这里的不少东西,还真都是从长安的宜春宫搬运过来的,这几块假山石,还有这些花木,还有这些铺路的石板……”

    一旁的李恪忍不住小声地吐了句槽。

    “这,大哥,这些直接让人在这边营造就是了,何必如此劳心劳力的……”

    “三弟啊,为兄把这些都弄过来,那是因为,为兄希望自己时时刻刻记得,当年那些不如意的日子……”

    李承乾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去,缓步踏在那些熟悉的青石小径上。

    身后的诸人,不由自主地朝着李承乾看过去。

    “孤当年,最喜欢呆在这宜春宫内,这里把这小门一关,就好像外面的俗世,再与我没有半点干系。”

    听到了这,程处弼看向一旁的于志宁,而于志宁只是冲程三郎示意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就听到了李承乾继续言道。

    “可是后来,这里,便成了处弼兄你和小弟最喜欢呆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喝酒,聊天,打打竹牌消遣。”

    “之后,处弼兄你在这里,救下了小弟我的妻儿……”

    说到了这,李承乾已然缓步停在了那座假山跟前,上前之后,抬手拔拉了几下,这才回头冲处弼兄一乐。

    “爹,孩儿进去过。”李象两眼一亮,毫不犹豫地蹿了进去,速度之快,不亚于竹鼠钻洞。

    “……你小子给我出来!”李承乾直接就毛了,拉起脸翘起手指头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