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921章 解不开的难题

第4921章 解不开的难题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最快更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

    “当年,九城提出要外出历练,慕容老家主就让其去了九十九地。”

    星河老祖沉声说道。

    这些都是星河凤飞一早就知道的。

    “在九十九地时,他爱上了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子。”

    星河凤飞猛一抬头,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慕容九城爱上了其他人?

    他那样的人,怎么会爱上其他人?

    星河凤飞和慕容九城有了婚约,可她也从不指望慕容九城与她会有爱情。

    哪怕这样,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男女之间,谁先动了心,谁就输了。

    “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下等的凡人?爷爷,这不可能。”

    星河凤飞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那凡人,虽然是凡人,却不是一般的凡人,她是九十九地的一位女神帝,又称月华帝姬。她同时也是封天令的令主。”

    这些,都是星河老祖从慕容老方仙那得到的消息。

    在星河老祖发现了封天令上,有一缕生气之后,他就调查了封天令的令主。

    这才发现,叶凌月竟然就是封天令的令主。

    “慕容九城就是为了她,才逃婚的?他既然不愿意,为何当初要答应婚约,他怎能这么对待我?”

    星河凤飞又羞又恼,她根本不知道,这场婚事慕容九城根本没有反对的余地。

    “凤飞,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想着九城了。倒是那个叶凌月……”

    星河老祖一脸头疼。

    “爷爷,你是怀疑,叶凌月就是九十九地的叶凌月?”

    星河凤飞眼底,弥漫起一片红光。

    叶凌月,这个名字,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

    “不,苍芒的叶凌月,并不是九十九地的叶凌月。她是叶敏之后,自小就长在叶家,这一点毋庸置疑。九十九地的叶凌月,在百年前,就已经陨落。这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我担心的是,封天令上的那一缕生机……”

    星河老祖担心的是,叶凌月并没有死。

    和漠北王一样,星河老祖丝毫没有怀疑两个叶凌月有任何关联,她们唯一的联系,只有名字相同罢了。

    原因无他,这两个叶凌月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

    一个是绝世之才,封天令之主,曾经制止过黑死星之难,而另外一个,不过是个破败家族的小铭师。

    哪怕是有铭师工会和剑魔帝莘撑腰,她的成就依旧无法和月华帝姬叶凌月相提并论。

    “月华帝姬还没死?”

    星河凤飞提起月华帝姬,一阵咬牙切齿。

    她已然将叶凌月看成了情敌。

    “她已经陨落,但是不排除,还有活的可能,想要让她彻底断了生机,必须毁了封天令。”

    这才是星河老祖最迫切要做的事。

    星河凤飞当即传令下去,搜索封天令的下落。

    可封天令自那一夜之后,就下落不明,无人知道,它到底哪里去了。

    在息安镇的另一边,一座大宅内。

    叶凌月带着昏迷不醒的九念和一干人等,刚刚安顿好。

    由于星河凤飞昨夜的追捕,叶凌月等人再回到客栈时,怕事的客栈老板将她们赶了出来,死活不肯让她们入住。

    息安镇虽大,可这阵子,由于新天河即将出现的缘故,人满为患,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关键之时,帝莘带着众人到了这座大宅前。

    这座宅子,是炽皇的一处宅子,平日并不常用。

    这一次得知帝莘到了无极天后,炽皇就把宅子拨到了帝莘的名下,由他全权打理。

    “这宅子可真不错,我说剑魔帝莘,看不出,你这个挂名皇子,还挺受宠爱的?”

    夜凌光进了宅子,东摸摸西看看,撇撇嘴道。

    同样都是皇子,他和阿日这一双逍遥天的皇子的待遇就没那么好了。

    原因就在于,逍遥天女皇的性子很是懒散,平日不喜置办房产也没啥野心,在逍遥天之外,几乎没什么涉足。

    夜凌光和夜凌日两人到了无极天后,和一帮女官一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帝莘睨了眼夜凌光,那眼神,让夜凌光打了个哆嗦。

    “阿姐,这家伙怎么变得阴阳怪气的。他以前虽然也酷酷的,可总比现在好,连个笑容都没有。”

    夜凌光凑到叶凌月身旁,嘀咕起来。

    “再多说一句,就滚出去。”

    帝莘的声音,冷不丁从后面飘了过来。

    夜凌光努努嘴,正欲顶回去,就见几名炽神卫在外面探头探脑,嘀咕着什么。

    “哎,我说你,就是你,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夜凌光手一指,逮住了一名炽神卫。

    那侍卫瞅瞅帝莘,不敢吭声,退到一旁,气得夜凌光只瞪眼。

    一干炽神卫们在看到帝莘带了这么多人回来后,也是吃惊不已。

    帝莘殿下性极冷,几乎是没有朋友。

    他离开炽神狱后,在外游历,除了苍芒太子一行人外,几乎就没和人一起行动过。

    可是这一次,殿下竟然带了一大堆人。

    这些人,什么来历都有。

    殿下一进门,还叮嘱他们,要对这帮人客气点。

    尤其是其中那位面有红斑的姑娘,她要什么,尽管给她,无需过问。

    这不禁让炽神卫的一干人等,对叶凌月的身份很是好奇,可他们细细观察一番后,又觉得帝莘殿下和那女子没有什么。

    两人别说是有什么亲密举动,连一个眼神交汇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炽神卫们也松了口气。

    这个节骨眼上,可别出什么差错。

    毕竟殿下的未婚妻长孙姑娘很快就要抵达息安镇了,若是让长孙姑娘看到这位姑娘,只怕会生气,炽皇和炽太后对长孙姑娘很是满意。

    比起来,这位红斑姑娘的实力和相貌都不能和长孙姑娘比。

    将众人都安顿好后,叶凌月也无心和帝莘多说,她眼下一颗心都牵挂在九念身上。

    九念虽然被带了回来,可身体情况很让人担心。

    他身上,除了头颅,已经全部被铭虫啃食过,那些铭文,她用铭文笔都没法子清除。

    “没有法子,这些铭文想要除去,除非削去他的皮肤。可是他浑身上下都是铭文,怎么除?”

    溪芸和叶凌月几乎是查遍了所有铭文手册,想尽各种法子,可都没有想到破解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