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爱要不要

作者:团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最新章节!

    一边问着话,白晚昭一边迅速伸手去拿宇文玄青面上的面具,不过,还是落了个空。

    宇文玄青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两指搭在自己的面具上,面上带着几分笑意,勾唇道,“想要看我面具下面的脸?你还要再练一练。”

    “你是我未来的相公。”白晚昭见硬抢不行,干脆就委委屈屈地开口道,“却连你的样子都不给我看,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 成什么样子?”

    “跟我来这套没用。”话是这么说着,宇文玄青还是到了白晚昭的身边,温柔地握着她的手,含笑开口道,“面具下的脸特别丑,我怕会吓到你,还是别看了。”

    “我有什么好害怕的?”白晚昭眉眼一挑,看着他的腿道,“你的腿当时都成那个样子了,我也没觉得害怕啊。”

    提起这个,宇文玄青倒是愣了一下,旋即开口道,“你手上的东西,真的没有人知道吗?”

    “当然没有。”白晚昭对此显得十分得意,挑眉道,“我的隐蔽性高着呢,你放心好了。怎么,有人惦记我的东西了?”

    宇文玄青正色点点头道,“的确是有些传言,说是东西在你手上,所以,上官翱才受尽了委屈也不肯放开你。”

    提起上官翱来,白晚昭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冷笑一声道,“上官翱还受尽了委屈?如果这个样子还算是受委屈的话,那可真是太委屈他了。”

    虽然明着上官翱是没怎么从白晚昭这占到便宜,但每一次都是上官翱过来找茬,虽然白晚昭没能让他成功过,可每次失败之后,也没见上官翱有什么委屈的地方。

    白晚昭冷哼一声,十分不满地道,“他那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家里这么多人现在都听着他的话,他还想怎么样?”

    宇文玄青也知道上官翱不是什么好人,便勾唇安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听话,这件事情先忍一忍,暂时不要发作。上官翱究竟是为了什么还不清楚,暂时千万不要暴露自己。”

    他不知道,白晚昭却是知道的,心道这人就是为了自己来的。

    白晚昭也没多说,就只是点点头道,“好。”

    本来今日说是还有事,来过一次县主府之后,宇文玄青倒像是也没什么要紧事了,反而是撑着下巴问道,“晚晚是不是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你三姐姐是人假扮的?”

    “也不算是假扮吧?”白晚昭微微挑眉,认真思索一番才正色道,“我确实是很久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我这个‘姐姐’不是女儿身,不过,居然是彦哥……我也不知道。”

    或者说,白晚昭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想起来这个人。

    宇文玄青若有所思半晌,才正色道,“我还是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晚晚还是离他远一点儿吧。”

    “你难道不是因为他对大哥那个样子,所以才觉得他不是好人吗?”白晚昭失笑,然后撑着下巴道,“其实他对我还是挺好的,之前不知道身份的时候,就已经对我很好了。现在知道了身份,就更护着我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在上官家差点儿被人给那个啥了,当时就是他帮忙的。”

    顿了顿,白晚昭的神色正经了些,一字一句地道,“我和你认真的说,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可能会没命的。”

    当时如果没有老三吸引注意力,说不定上官翱动手并不是希望她武功尽失,而是希望她整个人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宇文玄青也是微微皱着眉头,知道这上官府上下都不是什么好人,咂舌道,“我本来以为你那个四叔就已经够过分的了,现在看看,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晚晚,我和你说认真的,过年之后,你就嫁到王府来吧。”

    “不行。”白晚昭态度认真,伸手推开宇文玄青道,“我家里的事情不解决的话,等温昭回来了怎么办?我是可以离开了,温昭年纪还小,不能让她回到这个乌烟瘴气的上官府来。”

    “那好吧。”宇文玄青轻叹一口气,抬眸正色道,“可就让你自己这么在将军府,我也不放心。”

    “大哥,”白晚昭挑眉,对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如有所感,“你自己好好看看行不行,你看看暗卫多少人,还有你送过来的护卫多少人?就这还叫我自己在将军府呢?要是你这么说的话,估摸着除了皇宫里面,就没别的地方安全了。”

    宇文玄青还真就眼睛一亮。

    刚想说什么,就被白晚昭给怼回去了,“你住口,别跟我说让我暂时住到皇宫去。到时候我看着是落荒而逃了还是怎么着啊?你想想,上官翱既然是针对我来的,就肯定不能放过我了。我要是这个时候人不见了,指不定就是谁遭殃了。”

    “我不在乎。”宇文玄青的态度十分直接,“其他人的死活都和我没关系,只要你能安安全全的,这个上官府怎么样我都不在乎。”

    他会是这样的反应,白晚昭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只不过,他不在乎,自己还是要考虑一下温昭的事情的。

    正想着,就有小丫鬟急匆匆地跑进来道,“小姐……奴婢见过三殿下。”

    “免礼平身。”宇文玄青口气淡漠。

    小丫鬟也不和他多说什么,只是眨着眸子,兴高采烈地道,“小姐,二小姐来信了。”

    在白晚昭的这个院子里,压根就没按照上官府的那些事情排,对温昭的称呼从来都是二小姐。

    白晚昭从丫鬟手里把信给接过来,微微勾着唇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说什么就来什么,刚刚还在想着温昭,现在就来了。白晚昭一边儿看着手里面的信,一边随口和宇文玄青道,“我跟你说,我绝对不能让温昭自己在这上官府里面呆着。”

    宇文玄青也知道她对温昭的感情不一般,倒是也没再说不同意,只是轻叹道,“真是拿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这话就只当成是奉承,白晚昭并未说什么,只是看信的时候面上染上了几分喜色,勾唇道,“温昭说他们快要回来了,山长过些日子便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回家过年了。”

    她许久都没有见那个小丫头了,也不知道在那边过的好不好。

    宇文玄青见她欢喜,便也无奈地叹口气,微微勾起唇角道,“那不是挺好?她回来了,你那个弟弟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嗯。”白晚昭随口答应一声,旋即才有些意外地挑起眉梢,狐疑地看他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提起他来?”

    宇文玄青对上官府的态度不一直都是十分厌恶的么?

    “略有耳闻。”宇文玄青卖了个关子,看一眼窗外的天色,才恋恋不舍地道,“晚晚,我今天就先回去了。若是再有人来寻你的麻烦,你尽管让人去寻我。”

    白晚昭连声答应下来。

    今日和上官府闹成这个样子,按照白晚昭的估计,上官家那群人少说也得有个三五天不搭理自己。

    她万万没想到,天才刚黑下来,沉鱼就过来了。

    据说沉鱼来的时候鬼鬼祟祟,生怕被人发现了。白晚昭来了兴致,倒了杯茶缓和了些自己的睡意,打起精神来迎接沉鱼。

    尽管还不知道沉鱼的来意,但是已经能看出她的来意恐怕不能见人了。

    看见白晚昭的厅里灯火通明,沉鱼的目光不自觉地缩了一下,似是有些不习惯。她按捺着自己的不爽,在白晚昭的对面坐下,声音有些冷,“我来找你看诊。”

    “你就不怕我害了你?”白晚昭觉得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一番沉鱼,摆出了看诊的架势道,“先说好,我看诊是要收费的。”

    猜也能猜得出来,沉鱼的病症大抵是不能见人的,想来是走投无路,才会来找自己。不趁着这个机会讹一笔,就不是她了。

    沉鱼咬牙,她早就预料到了过来找白晚昭会有些不愉快发生,她为了自己的目的按捺下了不悦,沉着脸道,“我知道,只要你能解决我的病症,钱不是问题。”

    “不愧是上官家的大小姐,真是财大气粗。”白晚昭不咸不淡地嘲讽了一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问道,“所以,什么病?”

    “我这个月和上个月,都没来月事。”沉鱼面色微微有些泛红,像是此事不堪启齿一般,“我想让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儿。

    白晚昭在心里算一下日子就知道了,十有八九是怀孕了。

    她心念一动,从空间里面摸出了早早孕试纸来,放在桌上往前一推,“五十两。”

    沉鱼瞪大了一双眸子,有些不可置信,她指着桌上的试纸问道,“就这一张纸片?”

    “这一张纸片能看出你是不是怀孕了,我觉得五十两要少了。”白晚昭作势要把试纸收回来,“你觉得我要价高了可以去找别人,慢走不送。”

    沉鱼气得险些咬碎了一口后槽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