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仙家秘事

作者:浮笙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权力首长韩梓宇张欣茹抗战之兵魂传说抗日之特战兵王神医凰后抗战之重生天狼战将战神比肩:绝色战王马踏三国神医农女:傲娇夫君,惹不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五百八十七章 仙家秘事

    白俊霆将收起的火元素扔到一旁,正要向仙鞅出手便听见身边的响动。

    “你来做什么?”白俊霆眉心微动,警惕的盯着仙鞅。

    “仙鞅身后站着的就是颜霖,你既然拿到你想要的,我便要救能救的人。”白冉压低了声音,目光落在颜霖的身上。

    白俊霆顿了一顿,双手负在身后“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办。”

    言罢,白俊霆便不再理会白冉,转向仙鞅的方向,眸中瞬间染上一层阴霾。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最好在我动手之前自己交出来,否则区区药阁阁主我也并不放在眼里。”白俊霆声音虽低,却似如雷贯耳,落入木屋之内震得仙鞅不由得蹙眉。

    仙鞅轻笑了一声,眼睛睨着上方的白俊霆,嘴角的笑容又多出几分诡谲来。

    “你要的东西我没有,就算我有又如何,还魂之术乃是讹传,根本就没有什么起死回生。只是我倒奇怪,你掌管驯兽场,为何要对几十年前的人这般在意?”仙鞅眼眸微眯,丝毫不见失措之态。

    白冉后退了两步,坐在院外的高墙上听两人说话。

    仙鞅多说的大约就是那蓝白色火焰的主人吧,看白俊霆的样子似乎也默认了,只是白俊霆是下界上来的人,仙家二十年前便已绝迹,他到底想做什么?

    “丫头。”华老的声音忽然传来,将白冉的思绪拉扯回来。

    “师父什么事?”白冉按住胸口的怀华玉,轻声回道。

    “仙鞅杀不得,定要白俊霆留住活口,只须留下一条命一张嘴即可。”华老声音淡然,白冉却吓了一跳。

    华老从不会这样严词厉色,看来师父已经有了安排……

    总之她想知道的也知道了,她对仙鞅本也没有太大的敌意,既然能帮华老这个忙,那必得留下仙鞅这条狗命。

    “仙家古籍记载过起死回生之术,且你修炼此邪功必得仙家后人的一丝魂魄意识作为祭奠,我说最后一次,将人与古籍一并交还给我。”白俊霆面色平静,但脖颈之处却隐隐的透着青筋。

    “你一个下界来的人怎么知道仙家这么多事,你到底是什么人?”仙鞅脸色露出一丝慌乱,眼神在白俊霆的脸上恨不得瞪出个洞来。

    “人和东西,给我。”白俊霆剑眉横起,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来。

    “呵,什么东西我根本就没有,至于人嘛,早就随着那些黑烟散去了,你要是想找就在森林里慢慢寻吧。”仙鞅嗤笑一声,不屑的睨着白俊霆。

    一道冷风袭来,白俊霆顿时出现在仙鞅面前,一手拧着他的脖颈,眼睛瞪大了一圈。

    “二十年前你做了什么勾当你自己清楚,你以为你死赖着不交出来我便无法了吗?”白俊霆面色铁青,嘴角却是微动一下“药阁并非只有你一人,若天下人知道堂堂药阁阁主年年在森林里修习邪功延长寿命,你还能好好的活着吗,若你不能,你那小徒弟年纪轻轻的恐怕也得受牵连。”

    仙鞅脸色涨的通红,双手掐着白俊霆的手,张着嘴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白俊霆的手渐渐收拢,仙鞅的脖颈处传出咯吱的响声,眼睛更是瞪大了许多。

    一只手忽的搭在白俊霆的手腕处,白冉拢着衣领,抬眼看向白俊霆“不能杀,还有用处。”

    白俊霆眉心迅速蹙起,惊讶的看向白冉。

    白冉知道他的意思,他大约也不想真的杀死仙鞅,只是吓唬他交出想要的东西,但是仙鞅对师父有用,一旦失手便会毁了华老的安排。

    在仙鞅面前说出这话是不明智的,但她不得不拦下白俊霆。

    “命虽不能杀,但也还有别的办法,让我试试吧。”白冉轻笑了一声,眼神笃定的望着白俊霆“那蓝白色的火焰还在胡夜那里放着,他粗心大意的别给弄坏了。”

    白俊霆嘴巴轻颤了两下,凌厉的目光在仙鞅的脸上停了好久,忽的一松手,仙鞅便跌坐在地上。

    一道金光落在仙鞅的身上,白俊霆低哼了一声,一掌又是击倒了角落里一直站着的颜霖,这才甩袖而去。

    白冉搬了块石头来坐在仙鞅的对面,将面上的面具扣紧,又拢紧身上的披风。

    “白俊霆尚且无法,你又能拿我如何?”仙鞅穿着粗气,虚弱的冷笑道。

    “主子心地善良不愿与你这种小人计较,但我不同,我本就是小人,大概可以和你说上几句。”白冉面具下的唇角微勾,声音借助灵力变的不像她原本的声音。

    白俊霆封住了仙鞅的灵力,所以她不必担心对付不了。

    “你可知我乃药阁阁主,你们今日所做之事若被世人知晓,百姓自当会相信济世为民的药阁,而不是不得民心的驯兽场!”仙鞅缩在角落里,面目狰狞的瞪着她。

    “嗯?你还敢威胁我们?你修习仙家禁术,借助济生活动私藏药材暗渡陈仓,只为你能延长寿命。你每年索要一人的火元素为你的邪功进献,草芥人命心狠手辣。这些若被世人知道,他们就算会相信药阁,也不会相信你这个人。”白冉淡淡的说着,不等仙鞅再说,白冉忽然轻叹了一声。

    “仙家禁术是专门应对该死之人的,你面若常人根本不像被疾病所扰,让我猜猜,你是因为中毒对吗,所中之毒无法治愈,你便用邪功延长寿命。”白冉字字平淡,心中却不由得掀起一丝波澜。

    这些都是华老分析给她听的,现在看仙鞅惊慌失措的样子,大约是真的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俊霆又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仙家……不可能,当年我亲眼看着仙家所有人死在那里,不可能……”仙鞅连连摇头,眼中透出丝丝恐惧。

    “你对仙家所做的事情你心里明白,百姓们只当仙家逆天而为被惩罚,死于雷电引起的大火。以仙家在上界的威望,你觉得百姓若知道有人害的仙家全族灭门,那个人会是什么下场?”白冉微微向前倾身,面具下的眼神寒凉锐利“只是过了二十年罢了,并非无人记得他们,药阁为何会在上界屹立百年之久,你心里清楚。”

    白冉说完,眸子微阖,轻笑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她也不敢确定仙家当年的祸事是仙鞅做的,只是听他胡言乱语,再加上华老偶尔说的话猜测出来,没想到还真吓住他了。

    “我家主子应该不知道你对仙家做的事吧,只觉得你是一个顺手牵羊的小人,不然哪还会和和气气的和你说话。”白冉淡淡的睨着他。

    “看来白俊霆也没有全把事情告诉你,他留我性命是因为我是仙家唯一存活的人,只有我才能将他想要的那人带回这世上,如果我死了他的指望就没了!”仙鞅说着,眼中忽然燃起了一丝希望,仿佛认定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

    “起死回生之术?”白冉微微蹙眉。

    “就是这个,仙家古籍上记载的炼药术之一,非仙家人不可学,就算我做了什么事,就凭我姓仙,他便永远不敢对我下手!”仙鞅忽的站了起来,靠在墙根处声嘶力竭的喊着。

    白冉却忽然愣了,华老也曾说过起死回生的术法,她原本也打算用这种炼药术还华老一个完整的肉身。

    可华老从未说过只有仙家人才可修习啊,那岂不是……

    白冉眼帘忽的抬起,一双水眸深不见底再无半分波澜。

    “我家主子只要人与术法,你可以不交,但萧云逸还在药阁里,凭萧家一家根本无法与驯兽场抗衡。你想清楚,你既然是仙家唯一的后人,就算你交出东西来我家主子也不会要你性命,但若你执意不交惹怒主子,那你的价值也就没那么重要了,而你死后,主子自然不会任由你徒弟掌管药阁……听闻药阁里有一位极年轻的炼药师,与我家主子交情甚好……”

    “你们要对云逸做什么……”仙鞅脸色骤变。

    “少阁主在药阁中被琐事缠身,若我家主子发出信号,阁主以为少阁主能逃出驯兽场的追捕吗?”白冉冷笑了一声,眼神似利刃般射向仙鞅。

    她在仙鞅身边许久,看得出仙鞅唯一在意的就是萧云逸这个徒弟。

    “若以少阁主的脾气,知道自己的师父做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他还会认您为师父吗?”白冉语调微扬,字句如同柳絮轻飘飘的落在仙鞅的耳中。

    仙鞅怔怔的站在原地,如同行尸走肉,一脸颓废的盯着白冉脚下的地面发呆,根本敲不出平日尊贵祥和的样子。

    “我把东西给你们……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云逸,他跟此事毫无关系。”仙鞅忽然开口,声音带着萧瑟之感。

    白冉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站起身来,余光忽然瞥见角落里倒在地上的人影。

    “他是谁?怎么了?”白冉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是药阁的弟子,今年用来献祭火元素的,刚才分心对付你们,他的火元素失控占据了身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