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做人留一线

作者:鱼果酱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

    来了,玉瑶心里正想着,手中的筷子并没有动几下,没想到这陌夫人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她身上。

    “咦!”

    陌夫人突然出声,立刻将其他人的目光下吸引过来。

    “二嫂,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吗?”催氏道。

    尤氏看了陌夫人一眼,眼中多了几分不屑。

    她虽然脑袋简单,性格容易冲动,可她并不是蠢,又怎么会看不明白呢。

    刚开始也许还没弄明白,可现在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这二嫂八成就是想针对玉瑶,所以才会将他们这几家人全都找过来。

    刚刚都怪她太冲动了,这才跟催氏这个老女人起了冲突。

    接下来的事,她绝不会再冲动了。

    打定主意的尤氏,抬起头来,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陌夫人脸上多了几分尴尬,看了玉瑶一眼,转身这才道:“没,没事,大家快吃饭吧。”

    陌夫人越说没事,这催氏越觉得有事。

    现在只要是跟玉瑶有关的事,她就格外上心。

    刚刚她的目光分明扫在玉瑶的身上,那就说明她心里的事跟玉瑶有关。

    这下催氏鼓足劲让陌夫人开口,道:“二嫂,这里都是自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快说,说出来大家也好帮你参详一二。”

    陌夫人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道:“我,我觉得还是别说了,这,我这个当婆母的,这件事我想瑶儿定然会跟染哥儿说清楚的。”

    这下,其他人也来了兴趣,纷纷催促着陌夫人说清楚,众人看着玉瑶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猜忌。

    玉瑶端起茶漱漱口,这才道:“陌夫人有什么话还是说出来的好,免得大家徒增猜测,我也想听听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

    见玉瑶都这般说了,陌夫人这才道:“瑶儿,你这身孕有四个月了吧?”

    “嗯,四个月多一点。”玉瑶道,心里多了一丝了然。

    原来今天鸿门宴的主题在这里等着她,刚刚她还在猜想,没想到这陌夫人就上赶着送上答案来了。

    “可你这肚子怎么,怎么像五六个月大呢?莫不是……”陌夫人蹙着眉头,看起来真像是深思的样子。

    这陌夫人不说,其他人还没留意,听她提起来他们才发现,玉瑶这肚子,看起来比其他的人真的大了许多。

    这下心里的猜测多了起来,看着玉瑶的眼神也怪怪的,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初十跟黑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陌夫人这话岂不是在怀疑夫人肚子里孩子的来历?

    黑月道:“老夫人,这夫人清清白白,您这空口白牙的,可不能污蔑我家夫人的清誉。”

    “老夫人,夫人向来敬重您,您怎么能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污蔑夫人呢?我家主子可是最了解夫人的人,他从来都没怀疑过夫人,要是被主子知道了,他定然心里恼怒。”初十这话一下让陌夫人的脸色变的苍白,没了血色。

    催氏却感觉像是抓住了玉瑶的把柄,瞪了两人一眼,道:“你们懂什么?这玉氏的肚子可一点都不像四个月大,这也难怪会让二嫂起疑,玉氏,你也不想被别人怀疑吧?不如让府里的嬷嬷来帮你验验,也免得引起更多人的猜忌,如何?”催氏的笑明显透着几分不怀好意,让初十跟黑月两人怒火翻滚。

    验验?

    这催氏还真敢说!

    这自古验明正身本身就是一种羞辱,现在他们还要用在夫人身上,这就是折褥她。

    况且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主子可是最清楚了,又怎么可能会是其他人的孩子?

    “四夫人开玩笑的吧?我们家夫人清清白白又何须多此一举?难道四夫人家的夫人怀了孩子都要拉出来验身吗?”黑月冷漠的出声道,语气中没有半点恭敬。

    催氏被黑月怼的没脸,脸色当即变的铁青,脸上夹杂着冷冽,道:“大胆贱婢,你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地方,居然敢这般跟本夫人说话?来人,给我掌嘴。”

    “四婶,黑月性子比较直,我家相公都说她这性子好,您就别跟她计较了。”玉瑶这话摆明了就是在维护黑月。

    对于玉瑶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连身后的初十都忍不住笑出来。

    要说黑月性子好,那恐怕整个陌府里没有人性子不好了。

    再说,能被陌染称为好的人,在他们心里,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可陌染都说好,他们谁敢说不好,那不是不想活了吗?

    连催氏都只能讪讪闭上嘴,可心里却不停的犯嘀咕,这个玉瑶莫不是真的被人说中了,这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陌染的?

    她嫁给陌染这么久了,府里也没有其他人,却一直都没有怀上孩子。

    这陌染才回来多久,怎么就怀孕了呢?

    恐怕有这份心思的不止一人,只是畏惧陌染,都没敢说出声。

    陌夫人心中暗骂一声,一群废物。

    这些人真是太没用了,没想到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今天她就是要让陌染跟玉瑶两个人身败名裂。

    陌夫人脸上重新扬起一抹担忧,道:“瑶儿,这,我们都是一家人怎么想不要紧,大家也相信你是清白的,可这外面的人却不会这样想,你四婶说话虽然不中听,却是情理之中,咱们也不能让别人戳你的脊梁骨不是?”

    “那依着夫人的意思是……”玉瑶转头看着陌夫人道,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像一汪寒潭,深不见底,让陌夫人不敢对视。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验明正身,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也是为你的名声着想。”催氏干巴巴的说道,还忍不住翻个白眼。

    “那这样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四婶跟夫人了?”玉瑶冷冽的声音分明夹杂着冰渣子,让人从心底发寒。

    “你知道就好。”催氏完全没听出玉瑶话中的讽刺,居然感觉理所当然。

    扑哧――

    大夫人听见催氏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嘲讽。

    这个老四家的,简直就是太无知了。

    这催氏才后知后觉,脸色被气的发红,指着玉瑶你了半天,一句囫囵话都没说出来。

    “好,我答应让大夫帮我把个脉,也可以让有经验的产婆看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玉瑶轻启唇瓣道。

    “什么条件!”陌夫人紧接着道,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看着玉瑶眼中的讥笑,陌夫人干咳一声,道:“我这也是为了陌家着想。”

    “呵!”玉瑶冷笑一声接着道:“在场的有这么多人,别的事我可以不反对,不过这把脉必须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有,如果证明我这孩子是真的四个月,那夫人跟四婶又当如何呢?”

    “这……还能如何?既然是我陌家的孩子,自然皆大欢喜,能澄清你不是不守妇道之人,这可都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歹。”催氏道。

    “那我就是不识好歹又如何?”玉瑶眼中的冷冽一下溢出来,恨不得将催氏冻成冰渣子。

    “……你!”催氏感觉自己身为长辈被玉瑶给挑衅了,心中怒火翻滚。

    “不如我跟四婶打个赌如何?”玉瑶收敛起气息,慵懒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手下意识摸向凸起的肚子道。

    “打赌?打什么堵?”催氏开口道。

    这陌夫人看到催氏的样子,头皮都跟着一阵发紧。

    她怎么感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太不科学了,应该担心的不该是玉瑶才对吗?

    “既然四婶觉得我是不守妇道,这可是污蔑我的清白,这空口白牙,总不能平白让人污蔑,您说对吗?”玉瑶手指敲击在桌子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这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让空气中都多了一层紧张。

    “这也不是我说的,这里所有人心里恐怕都是这样想的。”催氏还真敢说,被点到名的人立刻低下头去。

    尤氏撇了她一眼,幸灾乐祸道:“催氏,那都是你自己心里的想法,我们可都没这样说,别把事情牵扯到我们头上来,这一人做出来的是还是一人当的好。”

    催氏听见尤氏的话,被气的咬牙切齿,看了陌夫人一眼,道:“好,赌就赌,说吧,你打算赌什么?”

    “好,四婶果然爽快,如果证实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四个月,那四婶就给我下跪道歉,并且还要赔给我一处庄子,就当提前给我的孩子的补偿,怎么样?”

    “什么,你让我下跪道歉?玉瑶,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可是你四婶,还有什么庄子,你想都别想,不可能。”催氏也不是傻子,如果今天她真的给玉瑶下跪道歉了,那不出半柱香的时间,恐怕整个盛京城的人都知道了,那她就别想出门了。

    “那四婶刚刚义正言辞的说我不守妇道,这样的名声传出去,我又该如何在盛京自处?四婶可曾想过?”玉瑶的声音猛然拔高了一个度,看着催氏,眼中折射出来的冷光化成眼刀子,恨不得将催氏给凌迟了。

    “四婶,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可既然四婶想把我赶尽杀绝,难道还想让我对你仁慈吗?还是说,有人打了你的左脸,你还要把右脸也靠过去被人打?今天四婶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在场的人全都做个见证,今天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别怪我玉瑶不留情面。”玉瑶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场,一下震慑住所有人。

    陌夫人看着她,仿佛跟脑袋口中一个冷冽的身影重叠了,渐渐重合在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