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抓奸细

作者:冯欠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权力首长韩梓宇张欣茹抗战之兵魂传说抗日之特战兵王神医凰后抗战之重生天狼战将战神比肩:绝色战王马踏三国神医农女:傲娇夫君,惹不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宠妾要上天最新章节!

    窗外金菊团簇盛开,已经是农历九月了。

    一年一度的秋猎节马上就要开始了。因为考虑到女眷众多,所以这次秋猎的地点最终定在了京郊的关山猎场。

    大约最近频频传来捷报,气氛十分轻松。

    男人们各个骑着骏马飞驰在草原上,四处寻找猎物,女眷们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好不惬意。

    “轩儿哥哥……”萧景轩刚准备上马,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从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

    他皱了皱眉,看着他攥着自己衣角的手,看得他怯怯地松开了。“我想跟轩儿哥哥一起打猎。”

    萧景轩看了他一眼,此时他只有六岁,局促不安地站在他面前。他几乎就忍不住想要答应他了。可是……

    谁能想象的到呢?这样一个孩子十几年后最终会成为可怕的魔头。

    他收敛了神色,抬腿上马,离开了。

    场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萧景轩了。一是因为这位太子素有神通之称,年仅十岁就监国。二是因为他清冷的气质。

    此时骑在马上,虽然年纪尚小,但通身的气量已成,夺目地让人不敢直视。

    只见他凝了凝神,一支箭呼啸着自头顶飞过,远处盘旋的雄鹰哀鸣一声,直直掉了下去。引起了一片惊呼。

    “太子殿下的骑射之术竟如此精湛!”

    “听闻太子殿下五岁便能作诗,先皇龙心大悦!”

    萧景瑞本来垂着头,心情低落,此时听到有人在夸他的轩儿哥哥,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正好看见萧景轩拉弓射箭的动作,腿就不听使唤朝他跑了过去。

    他知道轩儿哥哥不喜欢他,可他就是喜欢轩儿哥哥。他从来没有见过像轩儿哥哥这样完美的人了,又能作诗、又会功夫、还能百发百中。他也想跟轩儿哥哥一样厉害!

    跑到萧景轩旁边,他又忍不住夸奖起来。“轩儿哥哥,你真厉害。那么远,你都能射到。”

    轩儿淡淡看了他一眼,伸手从背上抽出一支箭来,拉弓、放箭,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又一只梅花鹿轰然倒地。

    “哇!”萧景轩情不自禁地赞叹。

    萧景轩却没有在意他的反应,一个翻身从马上下来,脚刚落地,忽然眼神一变,一支箭夹杂着风声朝着他呼啸而来。

    “轩儿哥哥!”

    一声稚嫩的惊呼声响起,萧景轩一懵,只觉得一有道小小的身影猛地扑到他怀里,接着是一声闷哼,有温热的液体滴到他脸上。

    萧景轩低头,怀里的小人儿已经晕了过去,腿上还插着一支箭。

    不可置信。

    瑞儿?是他?

    帐篷里,轩儿看着榻上熟睡的小人儿,只见他眉头时而蹙起,时而展开,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表情痛苦,腿上厚厚地包扎着,隐约能看到渗出的血迹。

    为什么?

    轩儿静静地看着他。

    似乎自己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极为讨厌他,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孩子,更何况他以后……

    有些事情是早已是注定好了的。

    他从不去回应他的热情、崇拜,不让他跟着、甚至对他的刻意讨好视而不见。

    可他……居然会为了自己挡剑!

    他一时心乱如麻……

    “传令下去,给我查

    !到底是谁?”萧景轩眼神冰冷,蕴含着无穷的怒气。

    “轩儿哥哥……”床榻上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第一句话却是……你没事吧。

    萧景轩脸上的怒气和冰冷瞬间消退,转为三分尴尬五分僵硬夹杂着两分心虚,扔下一句没事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轩儿哥哥怎么又生气了?萧景瑞十分不解。

    一连几天,太子都没有去看三皇子。宫中议论纷纷,三皇子舍身救了太子,太子是不是不喜欢三皇子。

    流言像风一样传到了苏柔儿耳朵里。

    “杨嬷嬷,你说轩儿这孩子是怎么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救了他,他也不会这么无动于衷吧。”

    苏柔儿斜躺在榻上,杨嬷嬷正轻轻地给她锤着腿。“娘娘不必忧心,依老奴看啊,这说不定会是桩好事呢……”杨嬷嬷看着苏柔儿,眼睛里闪着笑意。

    夜间,星空璀璨。萧景轩一袭华服,凭栏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柳太傅走到他身后,停住了。

    面前虽只是个背影,却也清冷高贵,隐隐透着上位者的威严。

    柳太傅不得不承认,此人生为帝王。他有手段、有谋略,最为难得的是,他有格局。

    “殿下……”他疑问着开口,今日的殿下好像与平日里有所不同。

    萧景轩没有回头,而是缓缓开口。

    “老师,先天是否真能被改变?”

    柳太傅心里微微震动,这不是之前他出过的题目。看来殿下对自己当时的想法产生了疑惑。他拂了拂胡须,显然十分欣慰。这是他第一次在除了皇后娘娘面前外,看到殿下人性的一面。

    “殿下能这样问我,想必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吧。”

    萧景轩敛了敛眉。

    母后如此善良,悉心教养,或许……或许那个人真可以从自己的身世中挣脱出来。

    他看着远方星宿。罢了,就相信他一次。

    次日一早,萧景轩照例去武场练武,刚走进门口时,瞥到了后面不远处鬼鬼祟祟的身影,忍不住一笑,佯装发怒地咳嗽了一声。

    “出来!”

    萧景轩嘚嘚索索从拐角处走出来,一瘸一拐地,明显腿上的伤还没好利索。

    此刻发现自己被抓住了,垂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再怎么样,他也只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

    “你在这干什么?”轩儿佯装生气,冷着脸。

    “我……想……学武……”越说到后面,头垂的越低,声音越来越小。

    看着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萧景轩只觉得好笑。

    “以后不准偷偷摸摸的!”他教训道。

    萧景瑞哦了一声,闷头就转身准备往回走。被萧景轩一把拉住,不解地瞪着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盯着眼前的人。

    萧景轩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偏了偏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对着两边的侍卫沉声道。

    “自明日起,三皇子每日来武场练武。”

    “傻愣着干嘛,还不进来?”萧景轩看着张大嘴的萧景瑞沉了沉声。

    跟屁虫顿时像被电打了一样,立刻恢复了活力,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武场上,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在尝试拉弓,他咬紧了牙,却还是拉不开,急得直冒汗,

    另一个稍大一

    些的少年似乎看见了他的窘境,勒了勒缰绳,翻身下马,走到他跟前。

    “不能用蛮力。”萧景轩伸手拿起一旁放着的弓,耐心给他做着示范。

    “真的哎。轩儿哥哥你真的好厉害!”萧景瑞模仿着他的姿势,果然拉开了弓,虽然不像轩儿哥哥那般拉成满弦,但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他高兴地笑了起来。

    萧景轩看着他的样子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

    “轩儿哥哥,你笑了哎。”萧景瑞一边喊一边围着他转,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太好了!轩儿哥哥可是第一次对着他笑呢,这是不是意味着轩儿哥哥终于不讨厌他了呢?

    “好了,别闹。”萧景轩的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宠溺。

    夕阳把两道影子拉的长长的。

    门口的守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此刻都竖直了耳朵,一脸不可置信。

    “你也听见了是不是?”

    另一个点头如捣蒜。

    似乎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件,他们的太子殿下竟然笑了。

    从那天开始,宫中悄悄兴起了另一个流言,太子殿下很喜欢三皇子,许多人都看见过太子殿下经常带着三皇子骑马射箭,还对着三皇子笑。

    当杨嬷嬷把这些话原封不动说给苏柔儿的时候,她指了指站在一边的杨嬷嬷。

    “还是嬷嬷看得清楚……”

    如今,轩儿和瑞儿的感情突飞猛进,汐儿和安乐也亲近了不少。

    几日后的夜晚。

    苏柔儿被请进了养心殿。

    轩儿坐在主位上,下首分别站着的是陈翰林、李忠成和柳太傅。

    一见苏柔儿进来,连忙行礼。

    苏柔儿摆了摆手,坐在了旁边的软椅上。

    “轩儿,今日叫母后前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苏柔儿猛地想起来,“可是……猎场刺客的事情有着落了?”

    轩儿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正是。母后今日找您来正是为了这件事。”

    他脸色凝重地看着她。“人是抓到了,只不过没等供出同伙,就畏罪自杀了……”

    “同伙?”苏柔儿脸色一变。她忽然想起了封后大典的那杯毒酒、景柔百日宴的刺客,莫非是一伙人所为?

    “之前从百日宴上出现的刺客口中得知,自新皇登基后,就有十八人陆陆续续潜伏进了皇宫,现下除了已经抓到的两个刺客外,就是说还有十六个至今还藏匿在宫中。”

    苏柔儿脸色一变。十六个!居然有整整十六个奸细藏匿在宫中。她又转头去看下首那几人的表情,明显都是知道此事的。

    “那两个刺客可有什么怪异之处?”她想了想,低声问道。

    陈翰林摇了摇头,“微臣细细查看过,并未发现有何不同。”

    柳太傅捋了捋胡须,“殿下可知,有个成语叫自投罗网。”

    “太傅的意思是……”李忠成看着他。“设圈套?”

    陈翰林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不妥。突厥奸细诡计多端,未必会上我们的当,这是其一。其二,这样一来,容易打草惊蛇。”

    “的确不妥——但……”轩儿话音一转,瞬间抓住了其他几人的注意力。“太傅之计虽有漏洞,却也不是不能补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