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日日来求

作者:锦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楚王好细腰最新章节!

    第409章 日日来求

    “为何会突然想要出宫?”煦儿在此之前虽然提出过让他带他出宫玩,但从未有过出宫居住的念头。

    煦儿十分上进,之前跟着周太傅读书,这段时间周太傅告假,他每日亦然坚持花几个时辰读书练字,功课不曾落下。

    “皇叔,母妃寝殿里有一副字,是父王留下的,上面写,江水不争先后,争的是滔滔不绝,煦儿不解其意,但最近好像明白了!”赵煦看着赵恒,目光十分平静。

    赵恒惊叹赵煦的早慧,可更击中他内心的是自己的无能。

    所有的一切他都无力阻止,他的自以为是在一日之内尽数被摧毁。

    权力面前,他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也许陆玉庭说的没错,想要不受制于权力就要先得到权力。

    “皇叔答应你!”赵恒摸摸赵煦的头。

    赵煦模样乖巧,气质已和太子哥有几分神似,尤其说刚才那句江水不争先后时,那个情景……恍若隔世。

    当年的他便如同今日的煦儿,他当年能顺利跟随外祖离开皇宫,太子哥也在父皇面前说了不少好话。

    如今时空流转,场景倒换,却是故人不在,今非昔比。

    御书房

    赵恒跪在地上:“父皇,求父皇恩准煦儿和皇嫂离宫!”

    皇上身上穿着明黄的寝衣,他已经躺下,听说赵恒觐见,便立刻起了。

    这孩子急脾气,深夜觐见,必然是有要事。

    房间内温暖如春,皇上坐在床榻上,脸上表情晦暗不明。

    “今日之事,你可是有怨言!”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赵恒道。

    是他今日派御林军抓了高家兄弟,他知那高家兄弟是老五派在煦儿身边保护他的人。

    煦儿落水一事蹊跷,他不瞎,能看得出来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可太子妃直接下令杖毙了煦儿身边伺候的小太监。

    太子妃外柔内刚,行事稳妥,和太子十分相配,当年是他亲自为太子挑选的,太子在世时太子妃也未做过杖毙宫人这种事。

    可她若有证据便不会如此,如此雷厉风行的杖毙小太监便是把错都归在底下人伺候不周上,护住了皇家的脸面。

    当然,他知道,太子妃还是怪他的,因为安庆殿伺候的宫人是他派去的。

    而他杖责高家兄弟一则是为了皇室颜面,让所有人都知道护主不周的代价,再则提醒众人此事到此为止。

    免得,此事闹大,被那些臣子拿来说道,老五又要被加上一条监视皇侄的罪名。

    赵恒今日倒十分平静,并未和皇上置气:“儿臣不敢,父皇如此处理自有父皇的深意!”

    皇上点点头:“你既知此,为何又提煦儿离宫之事!”

    “父皇可还记得儿臣当年为何离宫?若当年儿臣没有离开皇宫,也许早没有现在的五皇子,今日煦儿离开也是同样原因,至少能保住太子哥唯一血脉……”

    赵恒跪地不起,皇上听完并没有发怒,沉默许久后才道:“朕困了,退下吧!”

    赵恒倒没有忤逆,只道:“儿臣明日再来!”

    父皇一日不同意,他便日日来求,直到父皇同意为止。

    第二日早朝,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先太子妃姜氏看护皇孙不利其为罪一,教导宫人无方其为罪二,令皇上忧心其为罪三,念其为皇家诞下皇孙有功,特留其性命,即刻前往皇陵向祖先请罪,朕念成王年幼丧父,不忍其母子分离,特许成王陪其一同前往,钦此!

    此圣旨一下,满朝哗然,守皇陵无疑是被贬,被彻底驱逐出京圈。

    皇上当年亲自带大先太子,对其疼爱超过任何一位皇子公主,朝中不是没有皇上要立小皇孙为太子的传言。

    之前皇上突然封小皇孙为成王就有些令人费解,如今,又让其随先太子妃守皇陵。

    大齐建国一百多年,前去守皇陵的皇子都是犯了错被贬,且都是至死都没有再回过京城,如今成王……只怕也是回不来了。

    皇上此举,是要弃了成王了。

    赵恒心如明镜,皇上心里到底还是念着太子哥的。

    皇上让即刻出京,姜瑜甚至来不及整理太多东西,但能看得出,心情是松快的。

    安庆殿里宫人进进出出,姜瑜却十分平静,只收拾了几件冬日的棉衣。

    到了皇陵,没有这些规矩束缚,她可以慢慢做。

    守皇陵是不许有宫人伺候的,但玉嬷嬷坚持跟着,她是先太子奶娘,又伺候太子妃多年,早已如亲人一般,皇上便允她一同跟随。

    姜瑜出宫,晴姑姑也来相送,自太子去后她就鲜少走动,也是前些日子才刚回宫。

    “娘娘此去多保重!”

    “晴姑姑也要多保重!”姜瑜欲行礼被晴姑姑拦住了,晴姑姑拍拍她的手:“折煞老奴了!”

    玉嬷嬷看着晴姑姑也是红了眼睛,如今先皇后宫里的老人也就剩她们了,此一去,只怕再难相见了。

    赵煦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依旧病恹恹的,却在马车要出城门时坚持下车给赵恒行礼:“侄儿多谢皇叔!”

    “进去吧,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母妃,皇叔得空便去看你!”赵恒扶起赵煦。

    瘦瘦小小的,才刚过了他腰,赵恒弯腰抱起赵煦,亲自将他放入马车。

    赵恒要将上次姜瑜给他的玉佩还给姜瑜时,姜瑜却笑着拒绝:“五弟留着吧,会有用的!”

    “这是太子哥之物,理应由皇嫂保管!”这次出宫匆忙,皇嫂应未来得及收拾太子哥的旧物。

    “不必,以后,我日日能见到他,无需这些身外之物,五弟在京中一切小心,多保重!”

    “保重!”

    马车并不起眼,晃晃悠悠的出城,赵恒站在那里许久不曾离开,手里捏着那枚玉佩。

    西北路途太远,姜家护不住他们,看守皇陵无疑是最好的去处了。

    唯一不好便是皇嫂背着污名离开,不过,皇嫂未必在乎这些。

    皇陵有重兵把守,他们在那里绝对是安全的。

    赵恒转身,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那马车熟悉,马车上的人他更熟悉。

    赵恒径自朝马车走去:“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娘娘带小殿下今日出宫,特来看看!”陆瑶其实是不放心赵恒。

    他性子耿直,先是三哥,又是小皇孙,只怕他难以接受。

    她当日真该想办法杀了江源,一次不成就再试几次,也许就不会有这些事来。

    可惜,江源已经进京,他这一番计策,打的赵恒和三哥措手不及,赵穆对他只会更加信任,已经来不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