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安思瑶:欺负人(二合一/昨日补更)

作者:尺间萤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异世医仙神道丹尊天命凰谋异界之科技扬威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人生交换游戏最新章节!

    见到夏煜逼近过来,胡凉露冷静的观察着他的动作,她见到夏煜挥出了拳头,凭借着专注的大脑,判断出拳头的轨迹,立即将手臂拦在了前面。

    她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喜悦:拦住了。

    但是,从拳头上传来的极大力道,轻易的就击散了她的架子。

    受到冲击的胡凉露,快速后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体。

    这时候,夏煜又来到了她的面前,挥出了第二拳。

    胡凉露睁大眼睛,准备格挡第二次,然而,这一次她虽然看清了拳头的轨迹,但完全来不及反应。

    刚刚夏煜有意放慢了速度。胡凉露的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夏煜的拳头,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夏煜及时收住了手,拳头距离胡凉露的脑袋只有一指宽的距离。

    放下手臂,夏煜问:“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垃圾了吗?”

    胡凉露捏紧了拳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记住了,不要让瑶瑶再到危险的地方去,你连一个普通的混混都打不过,也只能欺负欺负小孩子而已。”夏煜又说。

    胡凉露还是没有说话。

    夏煜的眉头一皱,伸手抓住了胡凉露的衣领,将对方拉到了面前:“我会让安思瑶的保镖来对你进行一下训练。记住刚刚的话,不然我就把你从安思瑶的身边弄走。”

    说完,夏煜放下胡凉露,自己回去了别墅里。

    胡凉露用力打了一拳旁边的墙壁,又狠狠的在墙上踢了两脚,低沉着脸,也回到了别墅里。

    进来后,见到坐在沙发上的夏煜,她本准备立即走开,又感觉走开是代表着自己怕了夏煜,所以改变方向,坐在了夏煜的旁边。

    她直着身子,下拉着嘴角,从楼上下来的刘蔓蔓三人,都知道了她的心情不好。

    走上前,安思瑶将手掌放在胡凉露的脑袋上,学着夏煜的动作,安抚着她。

    旁边玩手机的夏煜瞥了两人一眼,他猜,此刻胡凉露的内心应该是这么变化的:

    对安思瑶好感度+10,对夏煜好感度-10 。

    夏煜也不在意,他要是在意别人的好感度的话,之前在学校里面,就不会对那些女生们那么冷淡。

    好感度低一点是好事,放在安思瑶身边的胡凉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可是要经常跟在自己的身边,好感高了万一搞出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低下头,夏煜继续和又雪聊着天。

    他和又雪说好中午回家。

    等三人吃完了早饭,夏煜提出了告别。

    “诶?就在这里玩玩嘛,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很少见的啊!”刘蔓蔓并不想离开,她感觉这里很有趣。

    夏煜还没有说话,宁秋儿抢先说:“太偏僻了也不是件好事,而且现在天冷,还是回去吧。”

    宁秋儿昨晚被夏煜吓得不轻,不想再呆在这里。

    “你怕了?”刘蔓蔓看向宁秋儿,使用了低劣的挑衅,但是她随口说出的挑衅,正击中了宁秋儿的内心。

    “我哪有怕!”中了挑衅的宁秋儿,一咬牙,不再说离开的事情。

    “又雪还在家等我,那么我们先走了。”夏煜拒绝了刘蔓蔓的挽留。

    又拒绝了女仆开车相送,夏煜拿了刘蔓蔓的车钥匙,进了驾驶位。

    他的驾照已经考下来了。

    安思瑶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胡凉露认真思考前面还能不能塞进自己,得到否定的结论之后,失望的坐在了后面。

    发动车,夏煜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正规的汽车驾驶。

    之前在尹舒兰那里骑摩托车,和棕熊那里开卡车不算。

    说起棕熊,不知道玫玫最近怎么样了。

    他到现在,还只知道玫玫的小名,不知道全名是什么。

    窗外的景物快速后退,穿过小路,来到大路,他没有上高速,驾龄一年以下的新手,在没有老手看着的情况下上高速是违法行为。

    安思瑶和胡凉露很明显不是老手。

    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夏煜终于回到了阿房。

    他先将车开到了安思瑶家的门外,看向右边的安思瑶。

    少女低着头,已经睡着了。

    夏煜伸出手,贴在了安思瑶的后颈上,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天气有些冷,他的手很凉。

    被冰冷一激,安思瑶清醒过来。

    “到了吗?”安思瑶揉着眼睛。

    “嗯。”又蹭了蹭安思瑶脖颈处的温暖,夏煜有些不舍的将手移开。

    手收到半路,被安思瑶抓住。

    安思瑶又拉起了夏煜的另一只手,将两只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夏煜本来有些凉的手,慢慢回暖。

    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安思瑶露出满意的笑容,准备松开手掌。

    “还是冷。”夏煜将脸靠近了她,“因为你的脸本来也不暖和。”

    安思瑶的脸上,露出困扰的表情。

    两秒后,她抓着夏煜的手下移,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脖子的温度,比脸颊高一些。

    但是,这副样子,就好像是夏煜伸出手去掐安思瑶的脖子,安思瑶抓着他的手反抗一样。

    好好的温馨场景,弄得和凶杀场景一样。

    夏煜忍不住笑出声来。

    安思瑶侧头表示不解。

    抽出手,夏煜捏了一下少女的脸蛋,又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安思瑶的面前,说:“脸也冷。”

    安思瑶不疑有他,将自己的脸贴了过去。

    在相触之后,她发现自己遭遇了欺骗,夏煜脸的温度,比她还要高。

    又欺负我!

    将脸转向夏煜,安思瑶准备找夏煜理论,但在她说出口之前,她的唇传来了灼热的温度。

    堵住了安思瑶的小小不满,夏煜放她下车。

    看着少女慌慌张张的小模样,夏煜舔了舔嘴唇,心情愉悦。

    等到虞凝梦出来,他立即发动了殷勤。

    果然,虞凝梦和安思瑶说了两句话之后,就向他招手想要拦车。

    又加了一脚油门,夏煜快速离开了别墅。

    过了半个小时,他回到了自己家。

    因为车是刘蔓蔓的,夏煜在门卫那里登记了一下,才得到了放行。

    车到门外,等着的又雪很快打开了门,向着夏煜小跑来。

    在车前停下,又雪打量着车:“哥哥去买车了?”

    “不是,这是刘蔓蔓的,昨晚在宁秋儿那里,所以开着她的车回来了。”夏煜解释说。

    “哦。”又雪表面上点了点头,实际上十分疑惑。

    为什么哥哥你会在宁秋儿那里?宁秋儿那里你又是怎么开来的刘蔓蔓的车?

    唉,成熟的妹妹总是要对哥哥的事情,装作天真的样子呢。

    将车锁上,夏煜和又雪一起向着家里走去。

    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住。

    他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是什么呢?

    他又想起虞凝梦向她招手的事情,虞凝梦真的是为了他咬安思瑶的事情,想要算账的吗?

    又回忆了一下情况,他终于想了起来。

    回到车旁,他打开驾驶座,向着后面瞥了眼,没有见到,他又将后面的车门打开,一个趴在座位上睡觉的身影,露了出来。

    旁边的又雪捂住了嘴,她翻了下身影的身子,确定了这是胡凉露。

    她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哥哥从宁秋儿的别墅里开出了睡着胡凉露的刘蔓蔓的车子。

    这里面的关系,好像有点乱。

    “忘了把她丢下去了。”揉了揉额头,夏煜和又雪解释着,“昨晚她们太疯了,所以困得很,我也忘了还有她。昨天晚上……”

    “我知道了。”又雪急忙阻拦了夏煜,昨晚的事情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孩子知道。

    “叫醒她吧,让她打车回去。”将胡凉露交给了又雪,夏煜回去了别墅。

    拿着夏煜给的车钥匙,又雪叹了口气。

    居然就这么丢下车上疲惫的少女,不愧是哥哥。

    就是这样,还是会有一群人围在哥哥身边。

    小小的嫉妒了两秒,又雪推了推胡凉露,将她弄醒,然后打电话给了常用的女司机,送了胡凉露上车。

    回到别墅里,她见到夏煜正在二楼阳台的沙发上坐着,看着外面的风景。

    她不是没有见过哥哥躺在阳台沙发上的样子,但那些时候,哥哥的手上,不是拿着薯片就是拿着游戏机,从没有手上什么也没有,只是单纯的坐着看风景过。

    她仔细观察着:哥哥将右腿翘在左腿上,右手平放在扶手上,身子向着左边微侧,头往下微低,左手托着下巴撑在左边的扶手上。

    因为角度,又雪看不清哥哥的脸,但她感觉哥哥此刻的情绪并不愉悦。

    这就是传说中的贤者时间吗?之前愈是充实,之后愈是空虚?

    离开客厅,又雪进厨房里继续做着饼干。

    半个小时后,她从厨房里端着饼干出来,见到哥哥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只是往左倾变成了往右倾。

    看这个严重程度,昨晚应该不止三个人。

    小心的来到阳台,又雪将饼干和雪碧放下,又悄悄离开。

    拿起雪碧喝了一口,夏煜叹了口气。

    本以为宁秋儿是个特殊的人,没有想到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虽然那个梦中的创作的说法有些神奇,但不是地球老乡,不是未来人,也不是自己宿体,再神奇也没有丝毫价值。

    又喝了一口雪碧,夏煜的脑中回想着地球时候的记忆,不知道亲人朋友们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发生什么也不奇怪。

    又吃了一块饼干,夏煜放下翘着的脚,躺在沙发上。

    他又开始回顾在这个世界的一生。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从原来的有妹有房,到现在的有妹有房,让他有些唏嘘的同时,也有些感慨。

    原来的生活,每天就是打工上课,现在的生活,每天就是打游戏逃课,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每天射箭也射的有些腻了,想办法找点别的事情做做吧。

    做点什么呢?

    在夏煜有些迷茫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那是孔晗月的电话。

    夏煜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在心中祈祷孔晗月这次打电话来,不是为的什么麻烦事情。

    祈祷了三次,他按下了接听键。

    “煜煜!”孔晗月带着委屈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夏煜无奈的问。

    “今天早上,我起床以后,普普通通的洗了个澡,然后刷牙吃早点,骑着我的兰博拉力自行车过去超市……”

    “说重点。”夏煜打断了孔晗月的话。

    “就是我从外面回来,被门卫叫住了……”孔晗月继续说。

    “给你三句话的长度。”夏煜估摸着,这不是一件着急的事情,所以孔晗月才会开始半搞怪的唠叨。

    “有童来,唤我妈。”孔晗月直接压缩成了六个字。

    夏煜思考了一下,这是说有个女孩过来,叫孔晗月妈妈。

    “私生女?”夏煜问。

    “怎么可能!我哪来的私生女!”孔晗月立即否定。

    夏煜也只是开个玩笑,女性的私生女,不像男性的私生女那样难以察觉,因为怀孕的是女方。

    要是添了什么弟弟妹妹,夏煜不可能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钟云馨钟云泽也不可能不知道。

    “那是什么情况?多大的女孩?”夏煜好奇着,现在还有乱认妈的?

    “我送到警察局去了,忘了拍照了。”孔晗月惋惜的说。

    “所以你都送警察局去了还找我做什么?”站起身,夏煜活动了一下久坐有些麻的腿,他想着是不是孔晗月太寂寞了,自己过来到阿房之后,一直没有去看对方。

    “那个小孩真的拉着我叫妈诶!有个女警察还和我说,‘吓唬孩子差不多就行了’,她什么意思嘛,我还能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儿不成?所以我把那个小孩往警局一丢,就马上跑路了!”孔晗月的话语中带着得意。

    她又详细的说起她将小女孩骗到警察局的过程:“我路过保安室,那个小女孩冲出来就叫我妈,我先假装答应下来,然后说带她去吃肯德鸭,吃的时候借口上厕所,叫来警察把她抓走了,我厉害吧!”

    “……如果是个劫匪或者是个成年骗子的话,算你厉害,可你这样骗一个小女孩有什么意义?直接把她拎到警察局不就行了吗?”以夏煜对孔晗月的了解,孔晗月不只一点儿都没有困扰,反而感觉十分有趣。

    “这是艺术!”孔晗月反驳着。

    又和孔晗月说了一会儿,约好过年到她那里过,夏煜挂断了电话。

    他摸着下巴,还是对那个突然冒出来叫孔晗月妈的小女孩,有些疑惑。

    孔晗月虽然在钱和吃喝玩乐的事情上经常说谎,但这种事情应该不会骗人,那个小女孩是个什么情况?

    孔晗月也是,问也不问,直接丢警察局去了。

    算了,有警察在,不会出事情。

    暂时放下这件事,夏煜点开栏位,今天的游戏机会还没有使用。

    他选择了温紫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