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没下次了

作者:孤帆远影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桃运大相师最新章节!

    猛烈的火光在一瞬间迸发,强大的冲击波伴随着火焰将王谦吞没。

    虽然刘浩已经用掉了不少,可依旧有半背包的炸药,在这五百平的石室中爆炸开来,其冲击力可想而知。

    嘭!

    当火光散去,下意识躲到了石棺后头的三人听到一声巨响,那是王谦被冲击砸到墙壁上的声音。

    “谦哥!?”和尚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将衣衫褴褛满面乌黑的王谦扶了起来。

    “咳咳!”五脏六腑仿佛都要挪位,晕晕乎乎的好似随时要倒下去。

    但这时仿佛听到了一丝沉闷的铃声,让王谦立马清醒过来,不过身上的疼痛依旧。

    咽下了涌上喉头的腥甜,王谦急道:“快走,这墓穴要塌了。”

    刘浩接连几次引爆炸药,靠着强横的手段打通了来主墓室的路,但同时也让整个墓室的结构受到了冲击。再加上最后这一波爆炸,天花板的石块已经开始大片大片的往下落了。

    韩非林和周深也赶了过来,见王谦虽然狼狈但目光炯炯有神,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都不死?”

    要知道那可是炸药,那么近的距离下,光是瞬间爆发的温度就能把人烤熟了。可王谦居然还能站起来,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的样子。

    这家伙……难道真的不是人?

    “别废话了,快走。”王谦拉着和尚,急忙往通道跑去。

    “可通道已经被石门堵了!”周深跟上,叫嚷了一声。

    “先跑再说!”这时候哪还有时间想那么多,王谦恨不得自己能长出四条腿。

    将速度提到最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通道的入口。石门依旧在那,而后面已经听到了接连不断的塌陷声,整个墓穴也在剧烈的摇晃,用不了多久这里也要塌了。

    “怎么办?”追上来的周深下意识把王谦当成了主心骨。

    “还能怎么办,闯出去!”王谦推开和尚,运转起了纯阳无极功。

    浑身的肌肉和筋骨发着噼里啪啦的脆响,要是光线明亮的话,还能看到王谦身上的皮肤正在迅速变红,仿佛随时都能着起来一样。

    实际上,王谦此刻真的已经快要着火了。他引动着自己几乎不怎么动用的阳气,让身体的强度在短时间内迅猛上升,这是纯阳无极功中最基础的招式。

    可同样的,被引动的阳气也让阳火猛烈燃烧起来。

    可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权衡利弊了。

    当气势提升到巅峰的时候,王谦发出一声低吼,好似野兽的咆哮,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矢般射出,真正的速度却堪比炮弹。

    紧握的拳头好似铁锤,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道,砸在了那半米厚的石门上。

    轰!

    灰尘激扬,王谦听到了自己指骨碎裂的声音。不过好在面前的石门直接碎裂,被他的铁拳所贯穿。

    “卧槽!”他背后的周深彻底傻了。

    “和尚你先走!”王谦抓住和尚一把扔了出去,又对周深喝道:“还愣着干嘛,等死啊?!”

    周深这才反应过来,紧跟着和尚跑了出来。而王谦之所以留下,乃是因为后面的韩非林已经趴在了地上,满头大汗面色如纸,喘得让人感觉他快要断气。

    “我,我不行了,你们走吧。”韩非林整个人软了下去,强烈的疲劳再也让他顾不得其他了。

    王谦想了想,还是抓住他抗在了肩上。这时,墓穴的摇晃达到了最激烈的程度,通道也开始塌陷……

    “啊!”当王谦跑出第二条通道时,已经看见前面的和尚正疯狂大叫着,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而他们身旁,足够把人压成饼干的巨石一块接着一块……

    南方是个多愁善感的地方。

    梅雨的季节令人烦闷,几个月的阴沉让所有人的心中蒙上阴郁。而到了盛夏,变脸如翻书的天公总会在上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就狂风骤雨。

    好不容易到了东秋季节,时不时的长时间阴雨天,一直能持续到开春。

    今天又开始下雨了,狂风卷积着乌云,努力摧残着大山中那些长势良好的高大树木。密集的雨珠仿佛枪林弹雨,砸在脸上冰冷刺痛。

    “谦哥,手怎么样了?”因为阵雨变得潮湿不堪的宾馆中,周深花了五千块让宾馆的老板闭嘴,不追究他们浑身脏兮兮好像去打仗归来的狼狈样。而王谦这会儿换了身干净衣裳,正躺在床上端着一个巴掌大小的花盆。

    和尚走了进来,提着一塑料袋烤红薯。

    王谦放下花盆,握了握绑着绷带的拳头,点头道:“没什么大碍了,休息个三五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在《纯阳无极功》达到第一重二阶后,王谦的愈合能力也有不小的提升。再加上他自己配置的药膏,仅仅只过去了一天,手指就已经能够活动了。

    只要不过于用力,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完好如初。

    和尚放下红薯,这房里就他跟王谦俩人,韩非林和周深住在隔壁。和尚看了看房门方向,小声道:“我师兄倒是没说啥,可那个韩大师,好像有点奇怪。”

    从墓穴里逃出来后,周深和韩非林看王谦的目光就很是古怪。毕竟王谦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压根儿就不是人该有的。

    什么人能挡子弹?什么人能在那么近距离的爆炸下活蹦乱跳?什么人又能一拳打爆半米厚的石头?

    故而王谦让和尚去探探口风,他并不想周深和韩非林对他过于好奇,毕竟《纯阳无极功》不能这么早大白于天下,他们也没有自己跟和尚这么铁的关系。

    窗外响起了警笛的声音,配合着几乎要将玻璃拍碎的雨点声,显得急促而令人焦躁。

    “这地方不宜久留,你跟你师兄说一声,咱们今天就走。”

    “好……”

    当天下午,雨势停了之后四人就来到了火车站,周深已经在网上给每个人都订好了车票。

    “你们的那份儿都放在和尚那,回去之后出手小心点,别留下太多痕迹。”周深嘱咐了一句,看王谦的眼神还是有些古怪。

    似好奇,又似敬畏,还有点欲言又止。

    “嗯,要是卖不出去找你得了。”王谦客套了几句,正要跟和尚进站,就被韩非林拦住了。

    “王大师,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韩非林带着笑容,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这个……”

    见王谦露出为难,韩非林解释道:“你救了我的命,又有高于我的本领,无论如何我都要报答你不是?就不要推拒了,就当给我个面子?”

    “那……好吧。”王谦最后还是收下了,他要是想在风水界混得好,韩非林肯定是用得着的。

    两人进站,周深还在那喊:“王谦兄弟,下次有活我再找你哈!”

    王谦头也不回道:“没下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