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陌生人的暖

作者:贺五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最新章节!

    纪云天拧着眉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助理,他微点点头说:“据说尤其是怀孕的女人,得了抑郁症都比较可怕,之前就有抱着孩子跳楼的。”

    千惠哥哥更是不依不饶了:“就算是抑郁症,醒了也得给我个说法,我妹妹要是真的不能走路了,我就把她的腿也打断!”

    听起来,总感觉是一唱一和。

    “你们都出去!”纪云天怒了。

    助理和千惠哥哥离开后,纪云天站在安鸾的床头前,沉默的看着她。

    抑郁症,遭遇他这样冷漠的对待,她又是孕妇,兴许,真的会有抑郁症。

    可他还是不相信,她会伤害孩子。

    电话又响了,纪云天脱力的接听,千惠哭哭啼啼的说:“云天,你在哪儿,我好痛……”

    千惠的声音撕扯着纪云天的心,他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不管怎样,千惠确实受伤了,她那么健康阳光的女人,总不可能会自己从楼上跳下来。

    “你好好休息,我……”纪云天挂了电话之后看着安鸾。

    一句去去就来到底是没有说出口,他能不能去去就来,他现在也保证不了。

    去护士站详细叮嘱,告知如果病人醒了就立刻给他打电话,纪云天才赶忙去了骨科。

    他刚走,安鸾就睁开了眼睛。

    其实千惠哥哥进来之前,她就已经醒了,不想睁开眼睛,是不想面对太过残酷的事实。

    她知道,孩子已经走了。

    腹部刀口隐痛,胸口也闷闷的疼,头更是晕的厉害,屋顶都感觉一直在旋转。

    安鸾觉得上辈子她肯定作太多孽了,这辈子才凄惨至此。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都已经这样了,推她下去的人,还能堂而皇之的往她身上泼脏水,可笑的是,说她有抑郁症,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做过抑郁症的检查。

    安鸾双手用力,撑着自己坐了起来,一受力,胸骨疼的钻心,针头更是直接扎穿了血管,她抬手就给拔了。

    血液顺着针头滴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小滩。

    安鸾整个人都像是死了一般的安静,窗帘拉的很严密,但还是能看到外面的微光,许久后她伸手摸摸眼角,发现一颗眼泪也掉不出来。

    掀开被子,缓慢移动着双腿,刀口撕裂一样的痛都不能抵消心痛,双脚触及地面用力支撑身体站起来的一瞬间,安鸾又跌坐在了床上。

    这种疼,真的是从脚底直冲头顶的疼,忍不了。

    但是,她不放弃,不罢休,试了越来越多次,头上的汗水都径直掉下来,终于能站住了。

    不管什么疼,刀口还是心疼,只要习惯了,也就没那么疼了。

    她扶着床沿,一点一点的向门口移动,走到门边时,感觉这辈子最可怕的一切都被她经历过了。

    透过门上的小窗看着外面的长廊,她暗自喘息了很久,一咬牙开门走了出去,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隔壁的病房。

    靠在门上大喘气,等着头晕的感觉缓和,安鸾再睁开眼,额头的汗珠打湿了肩头和领口的衣服。

    幸有天助,隔壁房的人睡着,没有陪床的,沙发上放着一件长款黑羽绒服,地上还有一双男士棉鞋。

    医院真的是太过繁忙,没有闲人,也就没人注意到穿着有点诡异的弱小女人,就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很缓慢小心的迈着脚步,走一步停三秒,直到走出了医院大门。

    阳光猛烈的照射下来,即便如此,天气还是很冷,安鸾手搭在等候着的出租车门把手上时,手指已经苍白的快没有颜色。

    好在,这羽绒服衣兜里有钱。

    她让司机将她载到了偏郊区的地方,沿途寻了一家旅店,开了房。

    腹部刀口渗血了,疼的炸裂,安鸾没能上楼就跪倒了。

    店家是位老妇人,赶忙叫来了附近诊所的医生,医生都觉得安鸾太胡闹了,手术刚结束就下地,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孩子,你是遭遇了什么事啊?”老妇人和医生将安鸾安顿好了之后,坐在她身边问她。

    安鸾只是平静的苦笑了一声说:“我的子宫和孩子,没了。”

    女人之间能感同身受,老妇人听了眼眶就红了。

    知道她刚做完手术就逃家了,老妇人对她更是上心,晚间熬了一锅鸡汤给她喝,也没有提加钱的事。

    安鸾觉得神奇,属于她世界里的暖,居然是完全不认识的人给予的。

    老妇人有个还在读大学的孙子,每周末回来,会送鸡汤来给安鸾,小男孩儿长的很白净,说话会脸红。

    安鸾觉得,这是天不亡她,能在绝境中遇到这样的温暖,定是天意。

    “你在画什么?”小男生问。

    小男生其实见过几次安鸾画画了,一直好奇,但怕她觉得自己没礼貌所以不敢问,这一次借着送鸡汤的名义又来,正好看到了安鸾本子上的图。

    那是一片漆黑的夜,庞大的夜空里没有星星,地表站着一个黑影,看起来像个婴儿,又不像。

    安鸾将本子合上了,没有解释。

    那是她的梦,现在每天闭上眼睛就能延续的梦,梦里的孩子影像越来越模糊,就像小猫小狗最终会回到喵星汪星一样,孩子也去了属于自己的星球。

    “虽然很冒昧,但我觉得你画的东西让人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里面的情感。”小男生说着特激动的跑了,没一会儿就抱着一堆画本子来,一本一本的摊在安鸾面前说:“我是学美术的,可我觉得我画的东西和你的一比,完全没有灵魂。”

    安鸾缩在一只破旧的沙发里,用一条空调被将自己包的严实,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了,可她还是十分畏惧寒冷。

    “冷就开空调,电费是包在房费里的。”小男生说着去找空调遥控器,安鸾轻声说:“你奶奶已经两个月没有收我房钱了。”

    小男生微低下头,清了清嗓子说:“我帮你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