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逼疯人的回忆

作者:贺五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最新章节!

    再努力想想,那时候糟糕的他呢,最应该安慰安鸾的他呢?成了第一现场的施暴者,将她推下床,对她言语冷暴力,他与坑害安鸾的安家人,他最讨厌的安家人,有什么区别……

    纪云天攥住了拳,千惠一直都在对他说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云天,你想什么呢?”千惠手里端着一杯橙汁,浅笑着递给他。

    安鸾在时,早餐桌子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橙汁,家里甚至很难见到橙子。

    他也是在安鸾走后才通过保姆阿姨知道,安鸾是很喜欢吃橙子的,偶尔会让她在超市帮着买一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吃完,橙子皮都不留在厨房里,怕他闻到那个味道不高兴。

    “我最讨厌的,就是橙汁。”纪云天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的说。

    千惠微一愣,不解的看了看杯子又说:“之前你不是每天早上都喝?”

    纪云天觉得泪腺快崩了,已经不想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将电脑开机,将它端正的摆在了千惠面前,一字一句的说:“林千惠,我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瞎了眼,喜欢了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

    千惠目瞪口呆的看着纪云天,还没来及发难就看到了视频,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再瞪大,手里的橙汁直接倒在了床上,她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将笔记本盖子合住,望着洪水猛兽一样的瞪着它,然后一脚将电脑踢飞去了地上。

    “云天,有人陷害我,有人……”千惠语无伦次。

    “嗯,所有的一切,都是安鸾在陷害你。”纪云天怒极反而特别淡定的看着千惠:“你第一天来别墅摔倒,是她故意陷害你,你串通保姆推她下楼,是她陷害你,安鸾心肠毒如蛇蝎,所以你将怀着孕的她从三楼扔了下……。”

    “云天,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千惠知道瞒不住了,要来抓纪云天,被他一抬手甩开了。

    他完全没打算停下来:“找人偷拍我们,找记者摆拍安鸾,文章是你大学同学写的,收买我的助理,串通你同学在医院工作的老公做假病历,在安鸾生死未卜时还能大言不惭的往她身上抹黑……你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无从追踪么?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这样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你的良心呢?”

    两颗豆大的泪水突然从千惠眼睛里冒出来,她也不挣扎了,冷笑着看向纪云天说:“我的良心?在我发现你喜欢上那个女人的时候,我良心就死了。”

    纪云天心绞着疼,就连千惠都发现他喜欢安鸾,他自己却假装不承认。

    “纪云天,我当初为了你被流放去美国,你在机场对我怎么说的?你说等有朝一日你强大了,就立刻接我回来,结果就是接我回来看你变心的么?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看着那女人的神情有多纠结,就算你再压抑,也无时无刻都在表露着温柔,你藏的住么?”

    “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你在视频里对我说你弄没了那女人的孩子时,你的表情有多邪恶了。”千惠句句紧逼的攻向纪云天,他站不稳后退了一步。

    千惠冷笑几声,也爆发了全身的怨气:“你先伤我,再伤她,你才是个渣滓!”

    纪云天被千惠喷的哑口无言。

    “说的好听,什么你恨她,什么你恨不得将她直接赶出去,结果是不出半年,你让她又怀了你的孩子,你才是最禽兽不如的那一个!”千惠说到这里直接失控的开始笑,一边笑一边说:“真可怜啊,就像现在的我,爱你爱的也只剩下可怜,你和我一样,都是可怜虫!咱们就烂在一起吧。”

    千惠下了床,腿早就好了,她被笔记本绊了一下,她狠狠的一脚踩上去,想到那个视频,她情绪又一次失控了,大声对纪云天发疯一般的吼着说:“安鸾,她算个什么东西,她凭什么抢我林千惠的男人!活该她成了现在这样,断子绝孙!”

    纪云天实在受不了,掐住了千惠的脖颈,将她半个身子都推出了窗外,十一楼风本来就更大,千惠脸色变了,她真觉得纪云天能将她推下去。

    纪云天手上的力度却逐渐松了,他将千惠拎回来扔在地上,喃喃自语的说:“你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我这种烂人,也只配和你这种烂人烂在一起!”

    他不能杀了这个女人,她的所作所为会有法律制裁,他如果杀了她,失去自由就更不可能找到安鸾了。

    虽然方才那一瞬间,他确实动了杀心。

    纪云天已经不记得是怎么从千惠家里逃出来的了,只是看到楼下的警车他才想起来,这残忍的现实生活还在有条不紊的继续着。

    回去的路上,纪云天坐在车上继续努力回想着,安家的第一次见面成了他如今最喜欢回想的情景,他甚至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细节,来缓和与安鸾失联的钻心之痛。

    他记起来了,安鸾被她父亲交在他手里的时候,她洁白的小腿上依旧有一块难看的淤青,这时候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一块淤青一个月都没有退下去,当初是撞的有多狠?

    可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在被他握住手的一瞬间,露出了他所见过最单纯的笑容,就像能穿透阴霾的暖,她那双小鹿一般灵动的眼,晶晶亮亮的,瞳仁中满满的,都是他。

    他忘不掉,安鸾送他离开安家的时候,很小声的说过一句话,当初的他,听见时是凝着眉头的,现在想起来,却痛彻心扉。

    她说,余生就请你多关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