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他弄丢的那个人,要再婚了

作者:贺五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最新章节!

    杜哥凝眉看向她,这女人还真敢提?不过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被她吸引,她那股子横冲直闯的劲儿,和他真的太搭了。

    所以在洗浴中心,听到她的特长是毫不避讳的说她不怀孕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撬开了心门。

    “你想要我什么把柄,能毁我前途的,还是要我命的?”杜哥浅笑着,竟也和她聊了起来,就好像这两样东西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能够让纪云天制衡你的。”安鸾缓缓坐起来,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望着杜哥说:“作为娶我的聘礼。”

    杜哥微眯着眼,心里闪过几分不爽,但还是突然豪爽的笑了,拍了拍安鸾的头顶,站起来说:“等着穿婚纱吧。”

    杜哥要走,安鸾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你不能骗我。”

    杜哥微回头看向安鸾说:“随你信不信,从带你回来到现在,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话?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答应,没那么多弯弯肠子。”

    安鸾静静的坐在房间里,杜哥去哪儿了她不知道,做的这一切也不像是自己的大脑控制的,不由自主的就做了。

    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纪云天的,所以才在今世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吸引,再到后来从宾馆醒来,发现自己被破了身子,可那个人是他,恐惧和怨恨就立刻化为了羞赧与柔软,哪怕被他狠狠推下了床,她都没觉得痛苦和难过。

    纪云天见证了她的成长,看清了她所有的苦痛,虽然她一直行走在地狱边缘,他从不曾向她伸出过援手,甚至因为他的缘故,她被荆棘与昧火弄的浑身重伤,她依旧不能阻止自己内心向他看的欲望。

    就算是此时此刻,知道今生与他的缘分早就已经尽了,未来的路也不会有任何重叠,她想做的最后一件事,还是保护他。

    尽她最微薄的力量,保护他。

    杜哥说到做到,将一份材料扔在安鸾面前的时候,他走到窗边点了一支烟。

    “这是去年的一件事,里面的证据也足够让纪云天将我送进去蹲几年了,和他污水那件事相抵,你交给他吧,但是如果他先一步害了我,你可就要守寡了。”杜哥说罢将烟吐向窗外,风一吹就将白烟迅速的散了。

    “他不会的,我不会让他送出去。”安鸾说的其实没有自信,可她还是愿意相信,纪云天会听她一句劝。

    “我他妈的可能是疯了,这辈子也没想着和哪个女人结婚,最后爱上你这么个主儿。”杜哥说着自嘲的笑了笑,将烟头掐灭,转头看向安鸾说:“什么时候去,我帮你约他。”

    “明天,去民政局的时候,一起。”安鸾低着头,杜哥倒是挺满意她这个答案,他不是小心眼的人,对女人也一向不上心,但遇到安鸾之后完全变了,她要是真的要去单独见纪云天,他得将这笔醋帐算在那小子头上。

    办理离婚的工作人员一句劝解的话都没有,因为实在受不了安鸾身后杜哥的眼神,要杀人一样的。

    三个人一起来离婚的她还真的从来没见过,现在这社会,男人抢老婆都是堂而皇之了?

    主要是领导也专门吩咐了,认真办事儿就行,一句废话都不要多说,不然她这工作也就干到头了。

    “结婚登记在隔壁么?”杜哥捏着安鸾的离婚证,拉住她的手腕问工作人员,她赶忙点点头说:“就隔壁。”

    安鸾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将包里的材料袋拿出来,走到依旧坐在原位没动的纪云天身边,将材料袋放在了他面前的离婚证边上。

    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

    就像她安安静静的走进他的生活,自始至终,她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力求不留下过多痕迹。

    纪云天终于懂了,这个会将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暗自了解的非常清楚,不动声色,小心翼翼的照顾他,用最不招他心烦的方式喜欢他,爱着他的女人,彻底离开了。

    此时此刻开始,连法律都不再保护他们的关系了。

    又有人吵吵闹闹的进来,男人和女人说尽了互相伤害的话,纪云天不得不让开了位置。

    “别吵了,夫妻之间,有那么大仇恨么?”刚才温和的工作人员此时突然就严肃了。

    这句话也同时戳在了纪云天的神经上,夫妻两个字对以前的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累赘的,可现在对他来说,千斤重,珍贵却已经成为了往事。

    纪云天一直都没有打开安鸾给她的材料袋,他实在不敢看,最后的最后,她到底给了他什么东西,他不敢看。

    杜哥即将大婚的消息漫天飞,纪云天为了躲避,除了必须去公司的时间,大多数躲在家里和夜店,将近一个月,夜夜烂醉。

    在夜店里,他见到了形形色色的女人,妖艳的,清纯的,呆萌的,心机的,却没有一个能和安鸾重叠,哪怕是一点儿影子,都不曾重叠。

    他会和这些女人调笑,却从不让这些女人跟着他走,午夜清冷的街道,他一个人乱着脚步,将寂寞和孤单升华到极点,作为自我惩罚。

    颓废至极,在家里也能喝的醉倒,就快到安鸾结婚的日子,纪云天顶着酒气,打开了安鸾给他的那只袋子,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五脏六腑又像是被无形的手搅和的换了位置。

    心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安放在哪里。

    “安鸾……”纪云天攥着材料跪在地上,她是用自己,换了这样的保护罩给他么?

    她还留了一张字条给他,告诉他不要将材料交出去,只作为相互制衡的保护壳,这是她对他最后的请求。

    她居然为了那个男人求他?所以说,她其实也是想保护那个男人了么?

    纪云天将材料攥的越来越紧,再抬头的时候,眼神中闪着满是仇恨的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