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血染的婚礼(下)

作者:贺五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妙医圣手叶皓轩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官道红颜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net ,最快更新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最新章节!

    杜哥的那些兄弟们不知道为何也不在门口守着,估计没人想到会有人来行凶,所以都去前面凑热闹了。

    安鸾用力挣脱纪云天的手,先他一步将门关了起来,用自己弱小的身体堵在门上,看到杜哥腹部扎着匕首,没柄而入。

    “你……”安鸾不可思议的看着纪云天。

    “他要杀我。”纪云天站在她面前,说的异常平静。

    安鸾看向已经半跪在地上的杜哥,他因为疼痛缓不过来,说不出话。

    “他派了人来杀我,所以在他成功之前,我先来杀了他。”纪云天的神情疯狂的不正常。

    难怪杜哥今天来接亲的时候,身边几个常见的人不在。

    纪云天依然淡定的说:“安鸾,他给你的材料是假的,他骗了你。”

    安鸾颤抖的看向纪云天,声音更是抖的厉害的说:“所以……你将材料送出去了,是么?”

    她明明告诉他,只是制约,不要互相伤害的,他却还是送出去了是么?

    她也是天真,还以为纪云天会听她的。

    “所以,你才派人去杀他,是么?”安鸾声音很凉,近乎绝望的又看着杜哥。

    他低着头,没说是与不是。

    那便是了。

    他刚才还说过,绝对不对她说谎的。

    可他还是骗了她。

    这两个男人啊……

    安鸾腿都有些打软,头更是疼的厉害,做完手术之后,因为没有好好休养,她经常会有头晕的毛病,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犯了。

    “我真单纯。”安鸾顶着炸裂的头痛,喃喃自语的低着头,金色的面帘在她眼前微微晃动着:“我真的太单纯了。”

    她一连重复两次的话像是两把利刃同时扎在了两个男人的心上,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可没想到受到伤害的却是他们最不想伤害的女人。

    “安鸾,你冷静一些,把门打开,让外面的人进来。”杜哥还是保持着冷静,他知道纪云天这一刀扎的有点狠,再没有人进来他要失血过多了。

    “别管那么多,婚礼肯定进行不下去了,一切都由我承担,安鸾,你走吧,好好的过你的人生,这辈子我对不起你,只能还给你自由了,下辈子,我一定不会错过你。”纪云天低头看着安鸾,看她不肯让开,就抓住她的手臂想让她开门。

    “你松开我!”安鸾就像是触电了一样的大叫一声,吓的纪云天不得不松开了手。

    她知道现在开门有什么结果,只要有别的人进来,纪云天这辈子就彻底完了,杜哥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安鸾在强迫自己思考,可大脑就像是打结了。

    纪云天从没见过安鸾这样的反应,第一次知道,她发怒时是这个样子的。

    纪云天声带哽咽的说:“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我控制不住,让你嫁给别的男人,我做不到,你一个人好好的在这世上活着,不要在你不爱的男人身边孤独终老。”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安鸾用尽全力大吼出声,将两个男人又一次震住了。

    他们怎么什么都知道,就好像关于她的一切,只有她自己不知道?

    所以他们能轻易的折磨她,玩弄她,喜欢的时候就禁锢着,不喜欢的时候就冷落着?

    就好像她的人生,从来都不是自己的。

    “安鸾,乖,把门打开。”杜哥尝试着撑了一下,发现自己动不了。

    纪云天眼角落了泪,轻声说:“我太傻,是我亲手将你弄丢的,安鸾,在来之前,我对自己说,如果我和你的爱情是地狱,那我在,你也不能逃,但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

    “安鸾,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

    “你现在唧唧歪歪这些有用么?没用的孬种。”杜哥狠狠的瞪了纪云天一眼:“有本事现在干死我,不然只要我出去,你就别想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安鸾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听着他们争吵,最终,她看向咬牙坚持着要打电话的杜哥,走到他身边半跪下来,拿走了他手里的电话,扔在一边。

    杜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无风无浪,让他突然有些怕。

    他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感到害怕。

    “你是打算和他一起,弄死我?”

    安鸾神经有些不太正常了,类似自言自语的接着纪云天的话说:“不,我们本就生活在炼狱,不管在哪里,都是。”

    杜哥察觉到不太对,但安鸾突然捧着他的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眼含泪水的看着他说:“你对我说过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对别人说对不起,对不对?”

    杜哥微点了点头,安鸾浅淡的笑了笑,杜哥很少见到安鸾笑,才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着两个浅浅的小梨涡,真的很好看。

    “所以,我也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好不好?”安鸾一句话说的杜哥模棱两可,忍着疼说:“文件是我答应给你的,又不是你送出去的,刀也不是你扎的,对我说对不起做什么,电话给我,乖……”

    安鸾微摇摇头,低着头,整个人都要黑化了一般。

    猝不及防的,安鸾用力拔了杜哥腹部的匕首,转手扎向了纪云天,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可是没有躲。

    这是他欠她的,她终于能发泄出来了。

    真好。

    “而你,纪云天,不管是不是在地狱,你都没资格陪着我。”

    安鸾浑身颤抖,满手鲜血的将扎在纪云天右腹部的匕首又拔了出来,看着纪云天也倒在了杜哥身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